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一米一零的人生

2019-03-10 00:46:57

“一米一零”的人生

在宜州市的大街小巷,无论风吹日晒你总能看到这样一个身影:一个身高刚过一米的女人艰难地爬坐在比她个头还略高的三轮车上,没日没夜的卖着水果。她就是家住城南沙岭11队的刘国艳,今年28岁。

和母亲一起勇敢乐观地活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刘国艳出生一年后,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从此,家中的平静生活一去不复返。

经过一年的治疗,刘国艳的病情仍不见好转,奶奶和父亲都认为她是老天送来的祸根,主张丢弃刚满两周岁的刘国艳!可是母亲却坚决反对,她说:“无论孩子是好是坏,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我一定要将她养大!”于是,母亲毅然抱起刘国艳离开夫家,独自一人挑起了抚养孩子的重担。

在当时的农村,母亲的举动为旁人所不容,指点、谴责、谩骂甚至被打时有发生,可她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心里却只有一个信念:救孩子!

此时的刘国艳病情在一天一天加重,由于患小儿麻痹的儿童骨骼松软,常年无法直立,母亲每天食不能寝、夜不能寐,用自己的手一点一点把小国艳的手脚扶直。刘国艳三岁时,有一次持续高烧,在医院吊针五天五夜,母亲寸步不离,精心呵护。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烧退了。在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刘国艳的身体也逐渐恢复健康。四岁时已经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走路,但身高却基本停止生长。七岁那年,刘国艳正式背上了书包。每天,母亲都会接送她上下学,为防止别人的嘲笑,母亲常常鼓励她说,你和别的孩子没有区别,要相信自己,坚持走自己的路!

随着刘国艳长大渐渐懂事,她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心里感到十分自卑。无论走到那,异样的眼神就跟到那,同学和邻里常常嘲笑她是个怪胎。有几次刘国艳抱怨命运的不公,撕心裂肺对着母亲大吼:“你为什么要生我出来,活着被人笑还不如死!”这时,母亲也忍不住流泪,抱着她说,你是妈妈的亲骨肉啊,妈妈不能扔下你!既然命运已经如此,你要记住,你不是为别人而活,你活着就一定要活出骨气来!

母亲的话深深震撼着刘国艳脆弱的心灵,她瞬时擦干了自己的泪水,嘴里不停地呼唤着“妈妈”,决定和母亲一起勇敢乐观地活着。

用自己的双手搭建一片天空

刘国艳在家排行老二,她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由于从小身体特殊的原因,母亲对她的照顾自然也比其他两个孩子更用心,家里的重活连碰都不让她碰。

当时,母亲仅仅靠种地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而且三个孩子都要读书。刘国艳看着母亲鬓角日渐增多的银丝,不忍母亲如此辛劳,每天放学回家都会主动帮助母亲干家务。她说:“我有手有脚,我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妈妈!”于是,读完小学五年级,刘国艳就辍学回家,开始了人生的另一个起点—做生意。

起初的生意是将母亲种的菜挑到市场去卖,为了躲避同行人的欺负与嘲笑,她每天清晨五点趁着天还没亮就挑菜到离家几里外的菜市场,卖完后又马上收摊回家。直到2001年,仅靠种菜获得的微薄收入实在无法维持一家四口的日常开销,她和母亲就一起出来卖水果,大街小巷,大路小道都留下了两母女劳碌的身影。

随着哥哥、弟弟和自己相继分家结婚,为了让年迈的母亲能安享晚年,刘国艳意识到身上的越来越重,她像当年的母亲一样坚强得挑起了生活的担子。

城市的清晨,宁静安祥,当人们还在美梦中熟睡时,刘国艳已开始准备她出门的一身“行头”:用手滚着车轮将三轮车拖出家门,再将一块20多斤的木板搭在车杆上,之后就推车来到城中水果批发市场买进当天需要销售的水果。装完水果后的三轮车重近100斤,而刘国艳每天都要推着它穿梭在各大街道,她与露水为伴,与霞光为友,成为了迎接红日的天使。有时坡太陡推不动,路人看见都会热心的帮忙,这使她内心相当欣慰。那个地段买卖好做,那个地段就能看见她亲切的微笑,每一个顾客她都真心相待。365天,每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点,每天工作达十多个小时之久。为了能挤出更多的买卖时间,一日三餐也是在水果滩上随便打发。虽然偶尔也有人笑她,人站起来比车矮还出去丢人现眼!但此时的刘国艳不再沉默,她会自信地说:“我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和家人,即使我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但你们能做的我也能做而且会做得更好!”这一刻的刘国艳是如此美丽!

“我一定要将孩子抚养成人!”

2002年,刘国艳结婚了,丈夫是宜州市一名普通民工,人很憨实,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可他们婚后却迟迟没有孩子。或许真如她说的“老天爷可怜我们”,2003年母亲偶然捡到了一个女弃婴,于是刘国艳有了第一个女儿。第一次当上母亲,不到一年时间,她又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且两个女儿的身体都很健康,她把这都归于上天对自己的恩赐。

由于刘国艳平日做生意无暇顾及孩子,丈夫也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母亲又帮着他们照看孩子,刘国艳只要一有时间也都会接送孩子上下学,陪着孩子玩耍,母亲、自己和孩子变得亲密无间,两个孩子对外婆和妈妈也是孝顺倍至。

如今,刘国艳的大女儿已经读学前班,比自己的个头还要高,可每每当她自豪地送女儿上学时,同学们询问女儿“为什么你的妈妈这么矮”时,刘国艳埋下了头,甚至以后不敢再送女儿上学,怕女儿被同学瞧不起。虽然大女儿是养女,但刘国艳对两个孩子都是如同己出,一视同仁。

身为人母的她现在也不再抱怨父亲,她说:“不管他以前对我再怎么无情,可没有他就没有我!”她还时常抽空带着女儿们去看望父亲。但她更能理解母亲,回想起母亲那时的艰辛、受到的内心煎熬,她的眼睛不禁湿润……她感慨说,母亲把一生的爱都无私奉献给了我,让我现在有勇气和平常人一样健康充实地生活;不管大女儿以后怎么看待我这个“妈妈”,我也绝不放弃。我会让母亲的爱一直延续,尽我的能力将孩子抚养成人。

星力游戏哪里可以代理
游戏开发
广州废铁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