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白丽珠美国语言学家在壮乡20年不辞长作武

2019-02-28 08:31:29

白丽珠:美国语言学家在壮乡20年 不辞长作武鸣亾

白丽珠在武鸣家中。 李岚摄2011年白丽珠(右)参加武鸣三月三活动。受访者供图白丽珠组织英语夏令营活动。受访者供图广西刘豫李岚实习生黄瑛美国语言学家MargarctMillikn记得刚来武鸣的时候:白天,她翻山越岭在双桥、宁武、小陆、府城、玉泉、里建等壮族聚居地,听当地人讲述各种民间故事;晚上,她在小女儿梅津红的床边,给她讲狗拉犁、杀大蟒、火镰取火等故事,直到她甜甜的睡去。今年3月初,MargarctMillikn从太平洋彼岸得到一个好消息,新婚不久的梅津红生下一个女孩,她已经升级当外婆了。为此,MargarctMillikn兴奋得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她寻思着要按照壮族人的传统当外婆的要给外甥女赠送一条土布刺绣的背带。从1993年,MargarctMillikn携同丈夫StuartMillikn(梅思德)来到广西编撰《壮汉英词典》,一晃20年已经过去。他们不仅在武鸣定居下来,MargarctMillikn更有了一个中文名字白丽珠。采访那天,问起她的英文名,她说:噢,好长啊,音译过来可以叫玛格丽特,可是,我就是白丽珠啊!说完,自己大声爽朗地笑了起来。武鸣人白丽珠来到武鸣县城,想要找到白丽珠夫妇并不难。只要你和当地人说起那对在县城里居住了近20年的老外夫妇,听者都会长长地哦一声,然后抢着和你说他们的轶事。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对老外夫妇每天傍晚都会牵着一条大狗散步的习惯,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街上一景。3月27日,经过预约,两位当地人带着七拐八拐地找到白丽珠的家。敲开门,当地人就先探头进去找那条大狗。白丽珠用略带南普的口音解释道:知道你们要来,我早早地让老公出去遛狗了。接着,白丽珠竟然还嘀咕了几句壮话,看到惊讶的表情,当地一位在社区工作的大姐笑着说:白丽珠和我们都是讲壮话的,她说得很好,她刚才是用壮语和我说:你先去忙吧,我来接待。白丽珠高大的身形和穿着,无一不在证明她是个地道的老外,但只要她和你说起生榨米粉、鱼生、酸笋之类,你又会毫不犹豫确认,她已经完全是个武鸣人。不久前,她和丈夫去了一趟昆明,买了一条婴儿背带,她固执地认为,背带没有武鸣本地的手工好;在昆明剪了一个短发,她也认为没有武鸣街上那家无名发廊的手艺好,就连甘蔗,她也认为是武鸣产的更甜一些。在武鸣当地,发现白丽珠人缘很好。比如房东免费提供房子给她住,大家多年相处和谐;去她家采访那天,有几个当地英语教师上门跟她请教电影里的英语词汇,她非常耐心地义务给她们上课,还泡上一种香香的叫不出名字的茶给大家喝。作为一个语言学者,白丽珠自曝在美国读大学期间曾经学过三年的汉语,毕业结婚生子之后已经忘得差不多。1988年白丽珠取得博士学位后和丈夫来到天津,在一所大学教英文,重新下苦功学习汉语。她坦言,最初汉语里的zh、ch、sh发音对她来说相当难。1989年,白丽珠和丈夫到一家餐厅吃饭,偶然听到一位厨师说起一种奇妙的语言,柔和流畅,像音乐那么悦耳。白丽珠简直着了迷,一打听,这是壮语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的语言。此后,白丽珠夫妇向中央民族大学的韦教授学习了两个月壮语,更为这种奇妙的语言所倾倒。1993年,借着来广西编撰《壮汉英词典》的机会,白丽珠夫妇决定在武鸣长住,和热情好客的壮乡人在一起。

下一页

第[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