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车站

2019年01月31日 来源:

两个人的车站

我居住的城市,有件奇怪的事。这两年第到情人节,便有人抱一大捧玫瑰花,等在18路三元巷站台上,每对候车的情人都可能得到一枝玫瑰,甚至有人为这枝玫瑰而专在那里等车。

人们只知是花店受人之托来做这件事。情人节这天的玫瑰,总要10元以上一枝,送一天,花销一万,可是没人知道是谁,为什么。

我的一个学生刘力山告诉我这件事,我又在闲聊时转述给别的朋友。故事总是这样传播开来。

年底的某一天,我突然接到刘力山的,说他抓到了大,幕后那位送花人出现了。

这是本市新开的一家临终关怀医院,环境幽雅,铺着优质的英格兰草皮,三层小楼显得格外宁静。

刘力山说,送花人是他曾经采访过一位款姐,在苏州做窗帘生意,开了六七家连销店。老城区改造时,她抓住机会拓展业务,半年不到就垄断了当地的批发和零售市场。当她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后就搬回老家。

刘力山说,她今年32岁。大夫说,癌细胞已经扩散,最多还有一两周的时间。我们走进病房时,心情沉重。

她深陷在白色之中。四壁的白墙和包裹着她的白被单,使她显得格外瘦小羸弱。脸色极差,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她的眼睛很大。

“我只有养父母,没其他亲人。临走,就想找个人说说。做生意这几年,没什么谈得来的朋友。找你,是把你当朋友,别搞得像什么似的。”

她断断续续地说,既像和我们攀谈,又仿佛自言自语。她的故事出乎我们意料,竟如此简单。

“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除了去苏州的那几年。养父母对我很好,宠得我特别任性。大学毕业,我找了家合资企业,没服从学校分配。

我在大三谈了男朋友。他很普通,高中毕业就工作了,没两年因为打架被厂里开除—他打了他们厂长。他在街上晃悠,有帮兄弟跟着他。偶尔也帮他舅舅做些生意。因为有主见,人又“棍气”,挺有号召力。

有一次他来学校跳舞,他的一个小弟兄偷我的包,被抓到校卫队。他出来顶,结果两人一起给送到派出所。临走时他看了我一眼,那种满不在乎又若有所思的眼神令我难忘。

就这么认识了。所有的人都反对,包括他的舅舅。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了我,反正我是不顾一切地爱上他了。

“他这个人不喜欢说话,永远是种无所谓的表情。但我知道他深爱着我。在我的坚持下,他渐渐和弟兄们疏远,不喝酒、不赌钱,甚至悄悄地读起电大课程来。其实他根本不是那块料。我太任性,后来回过头想,他当时一定很痛苦,因为他向往的是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

我在公司的业务很忙,经常要加班到晚上。公司在郊外,只有18路中巴通宵往返。我在公司两年,无论乱风下雨,寒冬酷暑,下班时他都会到三元巷站接我。‘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每次车到站,我都能看到他斜侧身子、玩世不恭的样子。

我们已经在打算结婚的事。养父母仍然反对,坚持要他找个工作。后来联系到一家商场,做仓库保管员,总算是工作了。其他的事,我们也开始忙着筹备。

那天又加班到很晚,9点多钟上了车,突然下起大雨来。我想他肯定会带伞来车站的。可他没来。我在站台上等了好久。

后来我知道他被一辆货车撞死了,就在来车站的路上,还有十几步了。是他的错,他无视交通规则横穿马路。

他死的时候手中握着两把伞。他舅舅说,突然下雨,他赶回去拿伞,怕来不及,走得很急。“

刘力山的眼圈红了。她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我没哭。养父母以为我傻了,一个劲儿叫我哭出来。我恍恍惚惚的,两天后,才有眼泪。

我辞职了。没办法,每次经过那个车站,我仿佛都能看到他站在那儿,斜侧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已经习惯了在夜色中走下车梯,靠身他的怀抱。我只能提前一站下车,我受不了。后来我离开了这个城市。再后来我有钱了。我总忘不了那个车站,我想祝福所有活得快乐和不怎么快乐的有情人……“

走出来的时候,我问刘力山,还想写吗?他摇摇头。我叹了口气,下一个情人节,站台上不再会有玫瑰花了。

几个月过去了。每次经过那个站台,我都会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站牌下依稀有个斜侧身子的青年……

情人节那天,偶然经过那里,竟发现又有人抱着玫瑰站在那里。惊讶地告诉刘力山,他平静地说,是他买了一百枝……

我一直不敢写这个故事,怕有一天经过时,看到车站上堆满了玫瑰。

蜗轮丝杆升降机公司
聚氨酯棒条筛网价格
快干胶研发定制
相关文章
  • 工信部增设七个骨干直联点并推出扶持互联网发展的政策
    工信部增设七个骨干直联点并推出扶持互联网发展的政策

    工信部增设七个骨干直联点并推出扶持互联发展的政策国务院办公室定于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上午10时举行发布会,请工业和信息化部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肖春泉,通信发展司副司长祝军介绍2013年前三季度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并答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 统计局发改委数据打架11月柴油产量差104万吨
    统计局发改委数据打架11月柴油产量差104万吨

    不过在11月原油产量的统计数据上,双方差异相对较小,11月统计局数据显示原油产量为1752万吨,发改委为1722万吨,双方原油产量数据仅出现30万吨差距。到底以谁为准?能源专家韩晓平认为,发改委可能没有把地炼的柴油产量统计在内。韩晓平认为,山东地炼大多...

  • 发改委抓紧制定新36条细则
    发改委抓紧制定新36条细则

    发改委:抓紧制定“新36条”细则45部门分工破解民间投资 瓶颈为落实国务院关于今年上半年出台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相关实施细则的工作要求,国家发改委21日召开由45个部门参加的 庞大 会议,制定工作计划、倒排时间表,确保按时完成任务。据了解,此...

  • 昆明破获一起络贩毒案群暗语聊天茶叶快递里
    昆明破获一起络贩毒案群暗语聊天茶叶快递里

    昆明破获一起络贩毒案:群暗语聊天 茶叶快递里藏大麻( 杨之辉)对话中频繁出现“你是不是飞行员?”“飞不飞?”等字眼,时不时还会说到飞完的感受。和那些关注航空的论坛毫无共通之处,这样的群看上去很奇怪,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在日常对络巡查工作...

  • 北京煤矿将重评安全等级
    北京煤矿将重评安全等级

    北京煤矿将重评安全等级北京市的煤矿将按照其安全程度重新评定等级。这是昨天从北京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获悉的。据了解,有关部门将按照《北京市煤矿安全程度评估标准及评分办法》对各煤矿的安全程度进行评估,北京市煤矿安全程度评估工作领导小组将根...

  • 萧山警方破获一起针对老年人的非法吸储案
    萧山警方破获一起针对老年人的非法吸储案

    浙江11月13日讯昨天,杭州萧山警方向媒体通报了今年10月完案的一起公安部统一指挥大案。案件的情况是,从2008年开始,萧山300多位老年人将几乎一辈子的积蓄投到了一个保健公司的名下,以为可以通过 投资 获得丰厚回报。但他们没想到,自己的血汗钱实际遭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