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吸顶灯价格怎么样

2019年02月06日 来源:
走廊吸顶灯价格怎么样? 怎么样选择客厅吸顶灯?问题详情:推荐回答:李R是专业的灯饰设计,经过与很多读者沟通的经验,选择客厅吸顶灯尺寸选择最重要的是客厅的面积大小与户型。

李R举例来说,如果照明面积在15平米左右,那么吸顶灯直径在40cm为佳;如果照明面积在20—35平米,则吸顶灯选择直径60—70cm比较合适。

更大的空间可以选择两个吸顶灯,采用双照明模式。

吸顶灯尺寸标准并没有非常严格的数据,细分起来无外乎以下几个方面。

1、吸顶灯外观和风格需要与照明空间风格统一,比如要照明一个温馨新中式风格的客厅,各种装饰以圆滑圆润为主,那么吸顶灯最好选择圆形或者椭圆形,不要选择方形,不然影响和谐。

2、吸顶灯大小要兼顾照明空间面积,不可使天花板显得空旷单调,也不可满据天花板、喧宾夺主。

3、吸顶灯和其他光源要合理搭配,比如有的户型比较比较狭长,单靠吸顶灯不能完全满足照明需求,这种情况可以考虑配合灯带、射灯或者壁灯使用,这样在无形中用灯光对不同区域进行了区分。

中国最专业的灯饰自媒体-灯灯搬运工 ,希望得到你的点赞LED吸顶灯怎么修?推荐回答:自己动手修led灯的经历:今年5月份,客厅里这个led灯用了两年半不到就坏了,吸顶式卸下来很麻烦。

现在家电维修店本来不多,修led灯的附近没有。

于是第一时间找出购货小票,联系灯具专卖店老板看能不能修,回答可以维修,高兴之余只好自己动手登高将灯具卸下来,然后搭车送到灯具店。

前前后后耽误了一天时间,钱倒不贵连路费算上也就40块钱。

问题是回家装好用了一个月又坏了,挺烦人的。

只好再给灯具店老板打电话,他说坏了再拿来修呗。

心想,卸一次装一次就够麻烦的了,修了过几天再坏怎么办?还是觉得自己动手能弄好该多省事啊!于是再次将灯卸下来,我将闪烁的一半电源给断开,这样灯就可以正常亮了,只不过亮的是半边灯而已,没关系啊,夏天到了,客厅可以不要那么亮,先用过夏天再说。

后来天气转凉,夏天过完了

走廊吸顶灯价格怎么样

,客厅的这个灯真的不亮了,看来彻底坏了。

我想这次我可能没办法弄了,灯具店的老板那个技术我有点不大相信了,就到网上找一找人维修,于是给网上快修店打电话,客服很快下了订单,说师傅半小时上门,上门费30,如能修好免上门费只收维修费,其实我想30元的路费是必须付的。

可是半个小时过完了还没有师傅跟我联系,我只好又给客服打电话让催催,几分钟后真有师傅跟我打电话了,说他手上有事情忙,大约要一小时后才能来,我说行。

问题

相关文章
  • 2015第三届连云港读书节活动启动最新消息
    2015第三届连云港读书节活动启动最新消息

    4月21日上午,市博物馆一楼大厅内人头攒动,第三届连云港读书节活动正式启动。启动仪式上,书韵飘香 连云港地方文献展开展,《书香连云港》首发式举行。据了解,今年的读书节将陆续推出80余项全民阅读活动。作为第三届读书节的开场戏、重头戏,书韵飘香 连...

  • 山区孩子放假3元计划账户每天仍有捐款汇入
    山区孩子放假3元计划账户每天仍有捐款汇入

    山区孩子放假 3元计划账户每天仍有捐款汇入本报讯 春节长假已过,翻看3元计划爱心账户,从2月9日至今,爱心从未放假,每天都有捐款汇入爱心账户。2月9日到15日7天长假期间,爱心账户收到15笔捐款共2957.9元,其中有5元、6元的小额捐款,也有成百上千的大额捐款...

  • 人社部部长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原则已定正细
    人社部部长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原则已定正细

    人社部部长称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原则已定 正细化方案从十八大报告提出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到《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出台,再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有效解决收入分配领域中存在的问题,我国收入分配改革正稳步推进。人社部部长尹蔚民两...

  • 韩国男子因拒绝生子在地铁站自割生殖器
    韩国男子因拒绝生子在地铁站自割生殖器

    中国5月6日讯 据韩国《朝鲜》站5月6道,本月5日晚10点43分(当地时间),韩国大邱东区新岩洞东大邱站3号出口前,金某(32岁)因拒绝生子而自残生殖器。韩国警方于6日表示,“金某当天在东大邱站3号出口前的广场上手持凶器自割生殖器后,携其器官进入地铁站试...

  • 男子为什么应该多吃苹果0
    男子为什么应该多吃苹果0

    苹果一向是营养学家们向大众推荐的健康食物,最近国外一项研究发现,苹果的好处又新增了一项,那就是长期食用可治疗男性的慢性前列腺炎。慢性前列腺炎是成年男子的常见疾病,由于临床治疗效果不佳,一直是困扰患者和医生的一大难题。不过,医生们近年来...

  • 湖南省人大代表被称土皇帝情妇假结婚为其生女
    湖南省人大代表被称土皇帝情妇假结婚为其生女

    进行时“黑老大”刘义柏,在人前是省人大代表、娄底市人大常委会常委,暗地里,他却是当地赫赫有名的“黑老大”。发迹史以刘义柏为首的黄泥坳涉黑团伙,从萌芽到覆灭,历时十年。十年中,他们从最初的打打杀杀变成了“软暴力”。罪与罚11月14日,娄底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