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欢乐颂为何这么火人民日报道出真相

2018-11-28 06:19:42

收视率节节攀高、日网播量突破6亿高峰的电视剧《欢乐颂》近期掀起了舆论热议。众说纷纭中,5个来自不同阶层、不同出身背景、接受不同教育、呈现为不同性格和不同经历的女性角色成为焦点。

《欢乐颂》

最犀利的言辞莫过于指责创作者的价值预设带着明显的偏向性,金钱至上,让鲜衣怒马、金玉其外的富二代曲筱绡爱情事业一帆风顺,给大多数苦苦挣扎在城市生存线上的年轻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之相对,赞许者认为恰好是这种无情的设置,不偏不倚地呈现了现实的人生。也有人质疑电视剧对知识精英代表安迪的人物设定,认为创作者的视角恰好就是安迪的视角,以俯视的姿态对其他四位女性品头论足,给她们的价值观打分。

但更多的声音却是对片中来自普通家庭的邱莹莹、关雎尔、樊胜美三位城市白领给予的同情和鼓励,并对邱莹莹的一根筋、关雎尔的迟钝、樊胜美的虚荣予以最大程度的理解。相比安迪和曲筱绡来说,这三个人物更贴近大众,她们吐槽现实社会各种不公平的现象,比如贫富不均、男女不平等、拜金等,又用自身的实际行为来积极地与这些负面现象作抗争,虽然不时遭遇挫折和打击,但最终还是获得了成长,给许多境遇与之相似的青年观众很多精神上的慰藉。

或许对于创作者塑造人物时的初衷,舆论有过度诠释之嫌,不过从剧作本身来看,《欢乐颂》可以说是一部打破了传统影视剧创作常规的作品。比如剧中令人瞠目结舌的旁白,似乎要替代画面和演员的表演,任性地干扰观众的情绪,被许多人质疑。

除此之外,着重人物塑造虽然延续了制片人侯鸿亮团队一贯的风格,但和《琅琊榜》《伪装者》相比,《欢乐颂》明显地淡化了主要人物之间的戏剧关系。无论是矛盾冲突还是情感纠葛,5位女性除了住在同一楼层,不时被人为地拉扯到某些事件中共同面对问题外,并没有能驱动5个人物关系发展变化的内在动因。

这种平行发展的人物关系,使得观众必须在剧情开始的时候投入极大的耐心和好奇心才能深入下去,这或许也解释了《欢乐颂》在开播伊始收视数据差强人意的原因。

如果说这种近乎散文手法的创作思路其实是为了更加接近生活的本来面目,那么剧情发展到后来,关雎尔爱上曲筱绡的男友赵启平、樊胜美和曲筱绡的哥哥约会等等事件,就显得过于突兀和刻意。

即便是在团队最为擅长的人物塑造方面,《欢乐颂》也是有得有失。

以成功的角色塑造为例:樊胜美作为一名资深白领,看透人情世故,有虚荣心,也知道世俗的眼光是如何评价自己的,在判断周围的人和事时总是分寸恰好且头头是道,但是在面临自己亲人的无理要求、无度索取时,她的脆弱和无助又与平时的精明干练判若两人。这样把极端的两种个性放置在同一个人物身上,且给予了合乎逻辑的情境解释,不仅令人信服,也赚足了观众的关心。

不成功的塑造当属知识精英安迪这个人物。一般来说,影视剧中的人物命运往往源自人物性格,而性格往往由人物在面临问题时做出的选择来表现,比如说邱莹莹在发现自己的男友白主管瞒着自己给曲筱绡搬家后,她做出的选择不是和男友分手,而是责怪曲筱绡自以为是,干涉自己的私事。这一选择使得这个人物性格痴傻的一面跃然纸上,鲜明生动。

但安迪的身上却呈现出一种特别悬浮的人物特征,她的性格近乎完美,可她的命运和遭遇却与她的性格无关。在安迪身上,我们只能看到偶发的外部事件,看不到安迪的性格对外部世界的控制和影响。所以安迪这个人物是空虚无力的,她引起的热议仅仅停留在表层的衣着穿戴、与她交往的男性的多姿多彩,或者是对她不像真正的知识精英的质疑。

可以说,这个人物不像其他4个女性角色惹人爱又招人恨,而是一个距离观众最遥远的角色。

剧作上的这些硬伤并没有影响《欢乐颂》引发舆论的爆点,这更多是因为它如此贴近女性视角、贴近现实和年轻人生活,切中当下社会的痛点。在这一点上,《欢乐颂》仍然不可多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