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脆弱与美丽

2018-11-28 03:00:28

脆弱与美丽

他走在我的前面,非常特别。

别人穿一双鞋,他穿两只,一只皮鞋,一只拖鞋。别人用两脚走路,他则拖着三只颜色不同的脚,左一只脚穿着黑色的皮鞋,支撑着身体的大部分重量,右一只脚是银色的拐杖,撑在他的右胳肢窝,正中间那只穿着蓝色拖鞋的脚,随着拐前移。

嘟。嚓嘟。嚓他拄着杖,一瘸一拐,一拐一瘸,走在队伍的后间,走在崎岖窄小的乡间小路。

嘟。嚓嘟。嚓我的心,亦一瘸一拐,一拐一瘸。为了一个十九岁的花季女孩,这支特殊的队伍,来到了这个小村庄。女孩的家风雨飘摇,癌病卧床的父亲、双目失明的母亲、天生智障的弟弟,一墩土墙怎么抵挡得住一世界的强风厉雨?上帝在制造这个家庭的时候,一定是打盹了,才会弄出一个这么糟糕的组合来。

人们远涉而来,是为了给那个坚强而又无助的女孩一点点帮助,一点点温暖。人们也许并未意识到,能够伸出手去帮助别人的人,是多么得幸福,多么得幸运,多么得让人羡慕。

行前,因了一点小意外,女儿问,那,明天我们还要不要去呢?犹豫一会,我说,去吧,万一是个不好的结果,我们就再也没有帮助别人的能力了。

嘟。嚓嘟。嚓黑色的皮鞋、蓝色的拖鞋和银色的拐在高高低低的地上交替着,笃定,沉实。它们的主人,那个瘦削的中年男人,三个月前摔断了腿,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迈开了三色的长短脚,努力地想去撑开一个陌生女孩的无雨天?原来,有心自会有力,四肢健全的我该有所悟。

正是早晨,阳光明媚,天空高远,蓝得清透,蓝得无暇。土院落里,十九岁的陈燕芬,眼里飘着铅灰的雨云,苦苦地支撑只为了挽住一个家形式上的完整。人们的到来,暂时推开了这个屋顶的阴云,一线阳光倾进即将绝望的眼中,只有门口站着的那个智障的大个子弟弟,右手抱着左手,自顾自地躲在旧日的阴影里。

嘟。嚓嘟。嚓一瘸一拐,一拐一瘸。这个男人的前面,错杂着五岁女孩的小胖脚、十岁学童活泼轻快的脚、男人大而有力的脚、妇人纤弱细巧的脚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却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迈去,虽杂乱,但坚定。

生命是脆弱的。它的脆弱在于今天的完整根本不能证实明天的存在。一夜之间,生命也许就由完整变成了残缺,或者少了一条腿,或者少了一个器官,甚至永远消亡。生命是美丽的。它的美丽在于不管它如何得残缺,不管它的归宿必是消亡,人们还是一直在努力,包括十九岁的陈燕芬,三只脚的男子,我,还有更多更多我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们。

[憨鼠责编:啊玲]

重型车桥
护栏厂家
自卸半挂车的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