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二三线城市共享单车的生与死

2019-03-09 10:01:24

日前,重庆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在正式运营5个月后宣布停运,这让悟空单车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中旬,摩拜单车与ofo共享单车分别以44.6%和43.5%的用户知名度占据市场绝对主流。

艾媒咨询CEO张毅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共享单车进入了摩拜和ofo的双寡头时代,预计今年下半年会有更多小企业倒闭,共享单车将进入下半场比拼。“对于创业圈和投资界而言,悟空单车倒闭可能是一个拐点,下半年中小型的共享单车会进入并购或倒闭的阶段”。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在向外界解释为何退出市场时表示:“悟空单车拿不到顶级的供应链,产品品质不是特别好,车子容易坏。从而导致效率低下、成本过高。”但有分析师认为,悟空单车的最大问题是“合伙人制”。

但在许多重庆人眼里,悟空单车的停运还有另外的原因。在他们看来,在重庆发展共享单车本身就不靠谱。“重庆是山城,上坡下坡非常陡峭,经常有角度60度以上的坡,怕是失了智才会有人去骑自行车”。

共享单车在一些二三线城市不受欢迎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截至3月中旬,北上广深作为一线城市,集中了市场约70%的共享单车。实际上,除了悟空单车,占据市场份额约30%的二三线城市的共享单车品牌,有不少都遇到了生存问题。

6月21日,从河北保定起家的共享单车3vbike在公众号上宣布停运,给出的原因是“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创始人巫盛华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采访时说:“报警一些派出所都不接、不立案。”

巫盛华介绍,3vbike今年2月从保定开始投放,共进入了河北保定、廊坊、秦皇岛,还有福建莆田4座城市,共投放1000余辆车,用户量约1.1万,每辆成本300元左右,其中90%以上都被盗了。他个人投入了约100万元,目前都收不回来。巫盛华觉得,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小公司资本单薄,车辆投放少,偷盗问题严重;二是许多地方政府对于共享单车设有市场准入门槛,难以进入。

在3vbike的公众号里,3月曾发过一篇文《别了!保定》,文中说,市里要求我们全部回收共享单车,停止运营,离开保定。巫盛华说,“城市管理部门认为我们没有经过市政府批准,是占道经营”,但“我们去办理过这个证件(占道经营证),问过的部门没有一个说能办这种证件。”

对此,保定市政府官上有一篇文章进行了回应。文章说,“并不是办了营业执照,就可以马上从事相关行为,经营必须合法合规。

二三线城市共享单车的生与死

按照《河北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在城市道路两侧或者公共场地临时摆设摊点,应当向市容和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提出书面申请’。”

据媒体报道,6月,摩拜单车曾在安徽六安投放共享单车,第一天就被一家公司清理拉走,这家公司称是“受城管委托清理单车”。随后,六安市城管局官方通告称,共享单车的营运属于企业经营行为,但其经营却占用了城市道路与市政公共设施,造成企业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冲突。

摩拜单车安徽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城管部门态度很明确,未经审批不允许进入。他们按城管要求,前往六安市行政服务中心,先到综合服务窗口,被告知需要去找行政审批部门。但是,行政审批说此事不归他们,让去找总服务台。但总服务台建议还是要找城管。

类似的市场进入问题,巫盛华也遇到了。“我们去投放之前,找过这些部门,你去找它,是找不到人的,是不会给你招呼的,你投放之后就来找你了,没收你的东西。廊坊、福建莆田也是这样,保定也是这样,秦皇岛还好,没有说要没收我们的车”。

而随着共享单车的发展,变化在悄然发生。据媒体报道,目前保定市内出现了ofo、Hellobike、摩拜等品牌共享单车,总量在3万辆以上。而经过三次磋商,摩拜共享单车也已正式落地皋城,在六安中心城区开始试运营。

查阅资料发现,目前昆明、成都、郑州等地出台了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其中,郑州市拟推出“单车之家”。郑州市公共交通总公司五公司李建泉副经理介绍,目前已经跟ofo、摩拜单车等谈过,但还没有最终确定共享单车到底入不入驻。李建泉说,现在的共享单车虽然叫“共享单车”,但不是真正的共享,同时它又有公共交通的属性,“就想做一个公共自行车管理平台,如果将来共享单车进入郑州,能够形成一个公共平台,只要符合国家相关政策和标准,有营业执照,合法经营,都可以进来。进来以后,一些关于共享单车的投入数据以及哪个地方适合投入多少,已经投入了多少,都能通过平台显示。另外,押金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监管,我们是公益性质的平台,我们的初衷就是把郑州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做得更好更完善”。

除了市场进入壁垒,巫盛华认为,“我相信互联创业这种融资应该是头部效应非常明显的,你投了,钱往那边走,后面跟进的金额都是很小的,(小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但巫盛华觉得这不是他们停运最主要的原因,“如果单车不会大量被盗的话,融不到资也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值得注意的是,3vbike在保定投放遇阻后,曾去福建莆田投放,但也失败了。同时,福建莆田的本土品牌卡拉单车,于今年年初首批向市场投放600多辆单车,但因车辆设计及用户不文明使用等因素,投放仅10多天,就有76.5%的单车找不到了。投资方撤资,并划走公司账目上的部分用户押金,撤走财务和客服,导致公司运营资金紧张,用户退押金困难。

hellobike:二线城市需求更加旺盛

一直坚持深耕二三线城市的Hellobike,现已进驻福州、泉州、杭州、苏州、无锡、武汉等城市。据介绍,单车投放总量约150万辆,用户达2000万左右。

Hellobike是从苏州开始做起的。“先做二线城市,没有考虑一线城市,是因为二线城市的需求更加旺盛。一线城市的需求也很旺盛,但是(使用)时间段比较集中,比如正常出行是上午8点到9点,这是一个很潮汐的现象,最后一公里是在一个潮汐的状态下完成的。但是二三线城市,体量相对较小,出行方式比较简单,自行车是一种日常的出行方式,小一点的城市的话,自行车可以骑半个城市甚至一个城市。所以只要我们在这个城市投放一定数量的自行车,很快能占领这个城市所有的市场,而且因为城市比较小,只要投放密度足够,很容易找到使用的自行车。我们说二三线城市需求更加旺盛,并不是指潮汐现象的需求,而是说需求的场景更加丰富。”hellobike市场总监刘涛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采访时说。

对于政府准入问题,刘涛说hellobike还独家进驻了一些城市,比如山东东营。“很多人会(把共享单车)当作一个自行车租赁的生意来做,但我们觉得自行车是出行大系统中一个环节的补充。我们的产品在晚上11点到早上6点是免费的,我们是唯一一家这样做的,就是为了跟政府(合作),因为晚上公交车等交通设施都停运了,我们就免费开放给市民使用,帮助他们解决夜间出行的问题”。

关于单车被偷盗问题,刘涛说,“没怎么遇到这个问题”,“之所以被偷,是因为他们用了机械锁,没法管理。”他介绍,防止被偷可以选用智能锁,加装GPS定位,此外,即便被偷也可以与警方合作。

但也有人认为,在部分三四线城市,步行、自家保有的自行车、政府公共自行车、既有的公共交通已经对交通需求有了较高覆盖度,共享单车对交通的补充意义相对较弱。同时,还面临与本土已有的共享单车品牌竞争的问题。

刘涛表示,“跟杭州公共自行车那边聊过,整体大家的数据都是上涨的,并没有因为我们进入了他们就下降了。”他认为,数据上涨的原因主要有:无桩的共享单车可以与有桩的政府公共自行车形成补充,满足市民骑自行车的刚需;以前不爱骑自行车的市民,比如觉得自行车难看的女生,现在也会觉得骑车很潮,主动去骑,也增加了新用户。

至于与本土品牌的竞争,刘涛认为,市场竞争主要是看能否满足用户需求。“你的车够不够多、好不好骑,还有车好不好看、便不便宜。其实就这几个需求,只要你满足了市民需求就一定会用你的。”他认为,本地一些共享单车整体的规模和投入都不够。

而与ofo共享单车、摩拜单车这样的大品牌竞争,刘涛认为彼此策略不同。“它们是想快速占领市场。我们对(整个)市场规模并不是特别关注,我们觉得单个市场的市场规模更重要,我们对每个城市的市场规模都很看中”。刘涛认为,共享单车很难做到绝对垄断,更多的可能是大家在不同的领域竞争。

除了共享单车的中小企业,摩拜单车、ofo共享单车也加速了占领二三线城市市场的进程。

摩拜单车先后在2016年9月、10月、11月完成了对北京、广州、深圳、成都这4个互联发展速度最快的城市的投放。此后,开始转入二三线城市扩张,仅今年2月就完成了9个城市的投放。

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7年Q1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用户监测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ofo以每周一城的平均速度布局,在二三线城市开发新蓝海,并开始向四线城市扩张。5月其宣布城市覆盖数量达到100个,500万辆自行车。而摩拜方面,5月数据为在80个城市展开运营,投放450万辆单车。杨利伟 王旭 孟永红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